是時候該放下了。

在我最愛的大海,柔軟的沙灘上,

在心底譜了草稿,完成了這篇。


看到標題,

比對一下這一陣子隱藏在我的貼文巧妙的訊息,

或許現在的你,已經猜到了,

我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情。

 

是的,我小產了。

就在十來天前星期五的下午,醫生告訴我:

「寶寶,心跳停止了」!

那一天,我的二寶寶8w1d,

「寶寶的大小有長足,心跳應該是剛不久前停止的」!

醫生和護理師的表情都很凝重,

對我充滿虧欠般,請我在外面等,

安排後續手術的事宜。


產檢前後也才10分鐘,

我茫然的走出診間,完全無法置信我聽到了什麼。

超音波螢幕上,胎寶寶的身影就在那啊,

那為什麼?心跳不再跳動了?

我打給大人,突然間,眼淚和哀痛如狂瀾般,

止都止不住。


宛若吞了一顆子彈,宣判了我的死刑。

我們都無法置信,即將再次成為爸媽的喜悅,

而今只能送別。

 

宛如命定的25%

等待安排手術時間時,

我回想起,最一開始,寶寶給我的訊號。

買了驗孕棒隔天清晨,我吸了一口氣,

測吧!

大人正在刷牙,小Leo正在拉著我的衣角撒嬌,

接著,there we go,那強烈的「兩條線」,

boom!!! 中了。


我和大人相視,眼中暨不知所措又難掩興奮。

寶寶來的是意外,因為慢吃了事後避孕藥,

他卻仍在75%藥物作用之外區區的25%,

來到我的身體裡。

那種固執感,和我們真像。


喜悅之中,各種擔憂也隨之而來。

即便當了一次母親,我仍不知道

我有沒有能力成為第二個孩子的母親。

我的事業才剛起步,我的部落格仍在衝刺中,

已經忙到人仰馬翻,我還有時間照顧二寶嗎?

而爸爸那一方更是對另一個全新的責任與經濟負擔,

憂心不已。


因為發現週數很早,超音波仍探測不出,

醫生建議等週數足,確定安全著落在子宮裡,

再決定去留。

在天人交戰幾星期後,

當寶寶在我身體裡時間越久,

那種無法言喻的依附感,

讓我們最後決定排除萬難,義不容辭,

say yes!


  


「不是你的錯,

而是輸給了達爾文風暴」

寶寶的報到和離開,都無法預測,

千千萬萬個疑問,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

即便我如此努力的活著,豐沛我的人生,

盡全力給予我的孩子,最大的愛,

我還是保護不了,另外一個小小的生命。

醫師解釋說,

12w之前發生的小產(不穩定孕期)是胚胎在經歷著床、分裂時遇到瓶頸,

無法順利茁壯,被人體機制排出體外,

就像大自然的法則一般:適者生存,不適者淘汰。

我們根本無法阻止,防治這樣的發生。

而是端看大自然法則的決定。

我第一次覺得這麼無力可施。

當小Leo疼痛時,我可以給他力量與安慰,

當朋友家人傷心時,我可以給他們照顧與擁抱。

但第一次,

我連「力」都施不了,

我反覆看著寶寶的超音波照,我甚至傻到想幫他CPR,

 

產檢完的隔天,我進行了手術。

簽完手術同意書之後,

我甚至還問了護理師,

「真的不可能了嗎?是不是寶寶調皮,

暫時停止了心跳,是不是他現在又復活了?」

護理師低著頭,不敢看我,

她搖搖頭。

攙扶著我走進手術室。

當麻醉藥發生作用前,我幾乎是泣不成聲,

我只記得,有一位護理師遞給我面紙,小小說聲:沒事的,沒事的。

接著我就睡著了。


再次睜開眼,

我以為是夢一場,大人哥和媽媽就在身邊。

他們什麼都沒有說,

媽媽一直說著Leo的趣事逗我笑,

大人哥握著我的手。

對不起,我是這麼脆弱….


地球依然在轉動

媽媽在台北陪了我幾天回家了,

白天大人哥上班,Leo在保姆家。

白天大半時光,我一個人。

事後的一星期,我將所有的外務排開,

和選品店的夥伴請了假,

我吃著小月子餐,那熟悉的月子餐的味道。

度過安靜,與世隔絕般的獨處;

看著書,觀看幾部好劇,

我赫然發現,這般沈靜緩慢,已經好多年不曾有過。

 

滑著手機,看到好多朋友旅行、結婚、蜜月、生產的喜訊,

或讀到一些朋友生死離別的哀訊,

讓我意識到,

這個世界仍在轉動。

每一天,在各個角落,有人歡笑,有人憂愁;

回想這幾個月,種種難關,

家庭,感情,事業,健康,四大難關,全部都輪了一回。

我真的沒有那麼堅強,

遇到難關時,黑暗面不斷來敲門,霸佔心房,

我怨懟過:為什麼是我?我做錯了什麼?

上天要我從中看到什麼?學習什麼?

25%送來了寶寶,也帶走了寶寶

社會上,和我一樣的案例,

甚至中後期孕期小產的傷痛案例,根本不及備載,

12w之前發生的小產,甚至高達25%!

 

就是這麼剛好的,我最近在讀的一本回憶錄:

「我是媽媽,我需要柏金包」,

作者努力多年花費無數心思想打進紐約上東城上流社會,

最後關鍵點竟是她的25W的流產,

讓其他驕傲富有的貴婦媽媽紛紛卸下心防,

開始分享他們自己傷痛的過往,彼此砥礪,走出憂傷。

 

 

每種失去,都會增溫另外一種情感,

喚起平時忽略,看不見的美好

是共患難也好,人心都是善美的。

受傷的人,並不孤單。

我失去寶寶後,煎熬的十幾天,

身旁親友給我的力量,

不管他們用什麼方式來安慰我,

不管是不是我想要聽到的,

都將我從谷底一步步,拉上岸。

 

 

讓負能量迸發,想哭就哭,

當墜下最深的谷底,也是放下的時候

想哭的時候,

我不會說:「別再哭了」

而是,盡量哭吧。

社群上,人們向來喜歡大方分享喜訊,

但也越來越來多人無私分享哀傷。

人們看社群,

都希望藉著那些美滿鼓舞我們對生活的期待,

藉著那些心傷填滿內心的缺憾。

而書寫故事的那個人,

也會透過分享自己的故事,

得到不可思議的反饋。

 

 

二寶寶,永別了!

希望當我們準備好的時候,還有緣分與你下一次遇見。

看著這張二寶寶最後一張超音波照。

豌豆般的小小身軀,很沉靜。



永別了,孩子,

媽媽該放下了,

放下,不是忘記,

而是我該用最積極的方式,

改變我應該變的,

例如:身體,例如:放下過多的工作量。

擁抱真正值得的生活。

是這件經歷給我最大的啟示。

我們會積極調養自己,調整生活,

因為眼前我們還有一個也很需要我們的baby:Leo,

不論有沒有下一次,

我都學會了更珍惜,學會更珍重我們自己!

 

 

LADIES, STAY FABULOUS

and

BELIEVE IN LOVE!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renda 的頭像
Brenda

Brenda 30玩美

Bre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