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zzed      

和好友啖美食小酌作樂,最喜歡微醺的時候。尤其完美的微醺moment是在散場的時候。

大夥算好了錢、拆了帳,隨手拾起躺在椅背上的外套,不急著穿上,因為臉和身體,還是熱呼呼的。

蹬著高跟鞋,從餐廳走出,倒吸一口外頭的冷空氣,hmm~fresh air,迅速為肌膚降了溫,

大夥還不走,停留在門口,抽菸的男性們吞雲吐霧、嘴還是不停的女性們繼續加碼剛才的麻辣話,

機哩呱拉、呼嚕嘩啦,嘻鬧的聲音和話語,暖烘烘地、鼓譟鼓譟地,傳進了耳裡,

其實不怎好笑的,微醺時,自然而然的....就笑了起來。

 

微醺那一刻,腦袋不怎暢通的瞬間,

讓我在混濁的台北夜空找到星星,偶爾更撞見挨在大樓邊露出半邊臉的月亮,晚風往臉上吹,

涼了,迅速的穿上外套,溫暖的衣領包覆著頭髮,

突然想起,好一陣子沒來光顧我的、那些過往時光中的某個記憶,某個人,某個city,某段歌曲.....

紐約!! 首爾! 峇里島...洛杉磯....巴塞隆納?....思緒轉了轉,又回到台北

...我抬頭深吸一口氣,然後那些片段,咻了一聲又消失在一個微笑裡。

最後,此起彼落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"掰掰~""晚安~""走囉~"小心~""Brenda~""掰"....咦? 原來...今天的聚會已經說了再見。

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buzzed    

 和朋友們在小餐館的微醺,伴隨著揮之不去的油煙味,籠罩全身那種鬧哄哄的溫暖。

 

紐約曼哈頓buzzed  

(左:紐約曼哈頓NYC、右:峇里島庫塔Bali) 

和過去情人那些故事們的微醺,就伴隨著像賞著夜景、閃閃燈火,引妳一步步墜入的那種朦朧、浪漫。

 

buzzed  

而,和現在男友.....

(也許即將成為我人生伴侶的男人)兩人在家裡,窩在沙發,翹著二郎腿,一口啤酒一口鹹酥雞的微醺,

ㄣ.....想了很久,我想,該像這微笑杯,設計簡單不過,卻很想買來放在家裡杯架,那種最可貴的平凡。

 

是這樣吧!

酒精的作用,放鬆了全身神經、卻緊繫著回憶與心情,微醺時,是不羈帶又意外的敏感。

難怪,古今中外的藝術家與作家,都離不開一杯好酒。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題外話:

最近特別欣賞一位普普藝術插畫家_Nina Pandolfo;來自巴西 (甌~我好想去巴西)

http://www.ninapandolfo.com.br/

她的創作有超現實的意境、有街頭藝術的乖離,也有童話的張力。

Ninaorig_Nina_Pandolfo_1NinaPandolfo1g  

其中一幅,一看,驚想: 這不就是我在微醺時腦中的情景?! 我又笑了。我承認,我真的是怪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Bre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